88读书网 > 联盟神父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极限博弈,抗塔单杀

第三百三十一章 极限博弈,抗塔单杀

  回旋镖落空,还被武器大师跳到脸上,对纳尔来说是一件相当不舒服的事情。

  因为远程英雄的属性普遍要比近战英雄低。

  一级满状态贴脸对拼,百分百打不过。

  而且,不能直接跑出经验区。

  也就是说,Duke明明知道打下去会亏,还必须要做还击。

  很难受。

  很憋屈。

  但没办法。

  Duke边战边退,一点点牵扯,最大程度借助小兵集火,又在武器大师转身离开的时候追着多A了一下,触发了不灭之握。

  细节相当不错。

  可见纳尔这个没有被QG当成关注点的英雄,在之前进行了很好的隐藏。

  然而……

  属性低就是属性低。

  就算Duke操作拉满,一轮换血,依旧亏了上百点生命值。

  “什么啊这是。”

  “拿到Counter位的上单被打成这样?”

  “为什么要卖掉这个混子。”

  “如果输了一定要寄刀片思密达。”

  “……”

  刚刚开局。

  Duke的表现就被LCK的观众喷了一遍。

  英雄机制、兵线运营、对抗之间的取舍这些东西,对普通观众来说太过于高深。

  就算韩服钻石到大师分段的玩家都未必有足够的理解。

  因此。

  Duke原本不错的表现,被当成了菜鸡。

  “怎么样,二级用不用我来一波。”

  Ning从上半区往下刷。

  切换视角看了看,感觉机会,先问了句。

  “算了,收益不高。”林北摇摇头。

  武器大师E技能有延迟,人马一脚虽然是指向技能,但踹的方向会随着目标位置改变。

  都不是动手之后就无法抵抗的那种特别稳定的控制。

  只能杀一次。

  打一波召唤师技能。

  没办法进行二次越塔。

  因为中下都被压线,只要人马露面,男枪必然会进行入侵。

  就算换野区,也保底会亏一片锋喙鸟营地。

  收益弥补不了损失。

  反正上路很好打。

  讨论完毕,林北不着急A兵。

  先控制位置。

  突进打远程,最关键的不是等级或者状态优势。

  而是出手空间。

  上来就一顿猛推,把兵线压到对面塔下,等级补刀全方位领先,回去还能补一波装备,看起来相当漂亮……

  意义呢?

  英雄机制占优,硬打成了和谐发育局?

  那不是大傻瓜嘛。

  所以。

  林北既不全力抢二,也没有逼太紧,给Duke上来吃经验甚至是用回旋镖蹭补刀的机会。

  升级速度仅仅比Duke快一小步。

  拖着拖着。

  林北观察近战兵血量互相消耗的情况。

  忽然上前。

  D,闪现!

  手持钉槌的武器大师伴随着一片金色光斑出现在纳尔面前不远处。

  身上,亮起旋转上升的幽蓝色光效。

  等级由1至2。

  Ctrl+E秒学技能。

  再敲一下E键,将钉槌摇成一片反击风暴。

  这个时候,纳尔刚刚将回旋镖掷出。

  “糟了!”

  Duke心头一沉。

  要出事!

  上单对抗,每一个细节都很关键。

  在武器大师向前走位的时候,Duke就意识到了林北有卡等级跳脸的想法。

  做好了应对。

  ——回旋镖蹭到蓝色方残血的近战兵,刚好可以击杀,从而升级,学习位移技能,向后拉开。

  没想到。

  林北直接交闪,挡住了回旋镖的路径。

  纳尔回旋镖射程远达一千一百码,但不是百分百能丢完全程,有一个碰到目标会很快折返的设定。

  被林北一挡。

  飞不过去了。

  “小北这一波卡的太漂亮了!”良小伞相当识货:“纳尔Q被挡住,升不到二级,现在非常危险!”

  “有没有机会?”

  “晕到了,能杀!能杀!”

  上单对线有个说法,叫一次失误分优劣,两次失误见生死。

  也就是说。

  一次失误,在可以弥补的范畴内。

  通常不至于丢掉人头。

  但是。

  Duke认为林北会捏着E技能反击风暴和Q技能跳斩,先逼闪现后做跟进,第一时间的动作是向后走位。

  这个判断,出了大问题。

  刚刚起步就被晕在原地。

  林北走位贴上来。

  普攻!

  普攻!

  接着普攻!

  在纳尔逃回防御塔范围内之前,林北连续A了四下。

  冲进去。

  A第五下!

  手起槌落,钉头槌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在纳尔背后砸开一片血花……

  还差1点!

  “1点!”

  “1点!”

  “这就是SKT王朝的气运!”

  韩语直播频道,解说许汉忠声激昂。

  旋即……

  戛然而止。

  画面上,纳尔没有做任何动作,被武器大师在极限范围又敲了一槌,化成了四百金币。

  “一血到手,能不能走?”

  米勒有些紧张:“插饰品眼往外跳,防御塔第三下没有砸出来,小北活下来了!”

  “太舒服了。”娃娃高兴的同时又有点疑惑:“Duke为什么到死都没有交闪呢,难道被打傻了?”

  “一开始是觉得交闪也会死。”良小伞比较清楚职业选手的打算,做详细解释:“最后剩下一滴血的时候,Duke本能想在小北Q上去的时候用闪现躲伤害,不仅能活下来,还有机会反杀。”

  “幸亏小北没自信回头。”

  “如果自信回头了,这一波就杀不掉。”

  “原来是这样。”娃娃听懂了。

  一点血,即便是顶级职业选手也没办法精确计算,最多有一个模模糊糊‘可能没死’的感觉。

  林北求稳。

  Duke下意识选择了搏一下,没有直接往防御塔附近交闪互换,属于一个不算错误的错误。

  不以结果论,并没有问题。

  种种原因加到一起,才出现了这一次单杀。

  看起简单粗暴,还有点傻。

  其实已经做到了极致。

  “不让我去上,就是要吃独食是吧?”Ning笑呵呵地调侃。

  “那必须。”林北回应。

  当然。

  只是开玩笑。

  从YM一路打到现在,Ning给林北让过的人头能绕召唤师峡谷好几圈。

  一门心思保上,是宗旨。

  这次也不例外。

  林北虽然拿到了一血,但兵线无可避免的向对方塔下推进。

  Duke带上一个真眼,又补了两瓶红药水,传送上来,开始控线补刀。

  等打野。

  Ning很清楚这点,第一圈没有全刷,打了蓝BUFF和三狼,到下半区拿到红BUFF之后,马不停蹄地转身往上跑。

看过《联盟神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