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你可能对我的剑有什么误解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星月石的功效

第五百八十四章 星月石的功效

  “大人!大人!”

  正焦急万分之间,忽而从城墙下跑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身影。

  “大人!城快破了!”

  来报的士兵满面仓惶。

  不仅仅是大夏人,事实上大楚人……尤其是南方的大楚府兵,也同样寂寞了太久。

  他们也鲜少有什么实战的经验,平日里没事去围剿一些山贼就是他们最大的挑战。

  而那些山贼往往闻风就逃。

  他们需要面对的处境更多的也是如何在穷山僻壤中,抓住那些像是泥鳅一样滑络的家伙,而非正面攻坚、冲杀。

  如今,第一次面对的那些充满悍勇之气的雾海人近在咫尺的恐怖战意,瞬间就击溃了他们的勇气。

  更加重要的是,看不太清楚的黑夜,让如同雾海人潮水般的脚步声,像是踩在每一个守卒的心头。

  对手茫茫,而他们看不见半点战胜或者哪怕只是坚持下来的可能。

  相较于大夏,大楚人的府兵当然更加勤加训练。

  但是这种训练也只是让他们可以更快的适应战场,但如果在第一时间就超出了他们的韧性底线,那么他们也不过是一群同样羸弱的普通人。

  在第一个雾海人跳上城头的那一瞬间,几乎就已经意味着溃败的开始。

  所以……

  城快破了!

  周将军想过会败,也想过会败得彻底,但是没想过会这么快。

  他没等来城外的探子带回来的消息,却先等到了城破的噩耗。

  然而也正是这时,忽而响起了一道雄浑的声音。

  “所有武者速来城北,助麟洲百姓逃离!”

  不多时,数道如同烈日般的气息于夜空之中闪耀。

  恐怖的劲气挥扫间,几道身影联袂而来。

  竟是一路从城外袭杀了进来。

  便是数丈的城墙,也是一跃而过。

  周将军眼神惊喜地看着眼前的几位宗师。

  “多谢各位。”

  来不及奉承,铁头就把白季往前一推。

  “小子,该你了。”

  身后,几位负手而立的宗师眼神好奇地看着白季的背影。

  他们只是听到了铁头的呼唤,就迅速赶来。

  本着宗师不骗宗师的心思,他们二话不说就帮助铁头破开雾海大军。

  而即便凭借他们的能力,也不过只是在联手的情况下从不知几何的雾海人大军中杀出一条入城的血路。

  但如果真的要让他们解决那些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再强悍的高手也不可能时刻做到全功率的劲气输出。

  挥洒劲气大规模杀伤性的招式,他们即便都有所掌握,却也不能持续使用。

  真的要是一刀一剑的硬砍,便是砍上一天,一个人又能击杀多少?

  如今,看铁头的意思,这个被他推出去的少年人,似乎要比他们更加重要?

  白季也不废话,冲周将军抱了抱拳。

  “情况紧急,周将军,我就长话短说了……我要你的指挥权,我要所有的麟州将士全都听令于我,令行禁止,有违者斩!不知,你能否做到?”

  周将军霎时一怔。

  他想过这个被几位宗师送进来的人非同一般,却没想到是这种非同一般。

  开口就要指挥权。

  这是何等的自信与自负。

  “你可知,这是什么时候?”

  周将军凝视着眼前的少年人。

  白季点点头道。

  “危急存亡之际。”

  “既然知道,你就该知道一旦接过指挥权,你身上承担的都是怎样的重担?”

  这种关键时刻,周将军没有怀疑太多。

  一来对手是雾海人,就算这个少年人是人奸,他在要过指挥权后一旦有让士兵偷袭或者送死的举动,必然是不会被听从的。

  再如何的令行禁止也不会违背这种根源上的立场。

  其次,有着这些大楚宗师送他入城的支持,就让这个少年人显得根正苗红。

  无论如何,他都一定是心向着这些大楚百姓的。

  在自己没有太过于完善的对策之前,也并非不能听听别人的想法。

  而面对周将军的凝视,白季沉稳地应道。

  “自然知道。”

  “你准备怎么做?”

  白季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反问道。

  “城里应该有星月石的吧?”

  自从上次在昌水城下击败大楚军后,白季就将之前有过的直感放在了心上。

  第一次在帝都宝库中见到“风林火山”这一套星月石之后,后续几次运用战阵的时候,都有过一些奇异的触感。

  像是,这套星月石天生就是为了战阵而生的。

  而白季早早地就携着一整套的“风林火山”带在身上,以供止杀研究。

  如今,时日已然良久。

  或许,在大楚的这个土地上,就可以正式试一试止杀那个暂时还不完善的想法了。

  可能还不太成熟,但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

  这是夜间,不便指挥;而且没有训练过的大楚府兵也很难像自己之前指挥的雾海人或者山庄武者那样严密的配合。

  这种先决条件让自己没有了使用常规活阵的可能。

  再加上,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再有更多的办法了。

  这是一个死局。

  雾海人携大势而来,唯有真切的力量才能挡住他们的追击,为那些大楚百姓的逃离争取时间。

  所以这是最后的办法。

  周将军从白季的脸上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于是狠狠一点头道。

  “有!”

  自然是有的。

  这玩意在《武侠》中并不罕见。

  各地都会常备许多。

  而且白季需要的星月石也并不多。

  时间紧迫,肯定来不及人人吸收。

  只需要作为最小战斗单位的小队队长吸收星月石,能够带着小队成员快速反应他的要求,那就行了。

  以最快的速度,周将军找来了城里大部分的小队队长。

  以及仓库里全部的星月石。

  白季只要月石。

  星石是要配合功法使用的,止杀还在开发。

  而月石不用,可以直接被人体吸收内置。

  一时间,白季分心多用,帮助一个个面前的小队长,开始按照1:1:1:1的人数比例,吸收“风林火山”的月石。

  ……

  夜色渐深。

  不远处,喊杀震天。

  那些雾海人沉闷的低吼和大楚府兵的惨叫,时不时地传入那些大楚百姓的耳中。

  没有人敢点火,不想给雾海人太过于显眼的目标。

  一片黑暗中,惨叫、厮杀和轰隆隆的震地声,让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

  这是城北的城门口处,全城的百姓与大部分所剩的府兵都被聚集到了这里,准备做最后的一搏。

  但是,在此之前,还要看着那个在所有人眼前正在运功的少年人。

  麟州城很大。

  占领城门,复杂的地形,巷战的拖延,都能够为大家争取时间。

  甚至于送白季入城的每一个宗师,也都主动参与了巷战,以自身作为诱饵,勾引那些脑子不太清爽的雾海人满城地跑,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他行不行啊?”

  周将军的副官站在周将军的身边,小声问道。

  他知道,周边一时的安静不代表安全。

  这是那些雾海人被拖住的最后生存时间。

  继续留在城里,只有死路一条。

  唯有冲出去,才有几分活路。

  周将军摇了摇头,没有吭声。

  他从来没想想过四处可见且常人一般派不上用场的那些星月石,也能在这种情景下有什么逆天改命的能力。

  但是非常时刻行非常事。

  无论如何,这被几位宗师送入城的年轻人,总该有些奇异之处才对。

  现在就是告诉他,白季正在用某种邪恶的江湖术士手段将那些小队长炼制成什么恐怖邪恶的傀儡,只要最后能够把大半……一半……不,只要能把小半的百姓安全地送到隔壁郡去,他就满足了。

  什么邪恶与否,都去他M的吧!

  只要能救人,还管他那些?

  随着白季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眼前最后的一批小队长也成功吸收了一批月石。

  然而还不够。

  白季拿出了自己从山庄带出来的一套的四枚星月石。

  窦温候的传承可不仅仅只是战阵那些东西,这种定义并且运用了星月石的手段,也是由他首创。

  而如今,却在这个最不适合的局面下,不得不尝试着使用。

  白季运起气力,开始接触身前的四块乳白色石头。

  随着白季气力的介入,四块石头之间仿佛产生了奇妙的联系。

  在止杀分享的奇异气力运用方式下,本该不属于这个修为的白季使用的月石开始缓缓浮空贴向白季的眉心。

  正常状况下来说,月石的效果是作为某项属性突破至超凡也就是点的时候,所需要的临门一脚。

  但眼下,白季没有任何一项属性到达20点,却也成功的将月石纳入体内,甚至还是四个。

  从本质上来说,星月石就是用来弥补人体缺憾的。

  人体天生残疾……

  当然,并非通常意义上的肢体残缺,而是对于自然界来说。

  人体羸弱,难以自行突破身体受到的天地限制。

  而某种个体之间的通感,也同样是人类没有的能力。

  “风林火山”的星月石,正是被窦温候开发出来沟通彼此的工具。

  四枚月石化作某种流光,缓缓没入白季的眉心。

  月石并非某种实体物质,它更接近一种拥有触感的能量型物质。

  在月石入体的那一刹那,白季仿佛感受到了无数个光点,在他的脑海中闪烁。

  他明白,那就是那些接受了月石的大楚士官。

  在窦温候传下的特定方法中,这些同样被植入了月石的大楚士官如今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白季的指示。

  不再使用效率低下的声光传递,沟通的效率瞬间提升不知道多少。

  甚至,这些植入了月石的大楚士官某种程度上,还能承担其作为白季眼睛和耳朵的功效。

  效果较之他面板上的战争指令来说,甚至只强不弱。

  就是不知道两者结合,又会有怎样的效果。

  只可惜眼前的这些人并不直接听从与他,而只是迫于特殊情况不得不因为周将军的命令从而听令于自己,信任程度太低,对他们使用战争指令,效果极差。

  既浪费成就点,又没有效果。

  随着白季睁开了眼睛,周将军凑了上来。

  “时间不多了……”

  白季笑了笑,一转身走向大门。

  “点火,准备出城!”

  城里不少地方都被埋下了火油,这是周将军这两天来做下的安排。

  万不得已之际,他宁愿毁了这一切,也不愿意留半点给雾海人。

  白季只是稍稍做了些变化,将原本该从四处燃起的火焰都挡在了追击来北门的旅途中,以火焰组成的高墙,暂时拖延那些疯狂的雾海人。

  白季并不想做无端地破坏,但是那些杀红了眼的雾海人可不会放任如此多的百姓撤离。

  这逃离的一路注定要充满鲜血,白季只能尽可能地减少损失。

  他如今的处境比较奇怪。

  出于立场,他应该袖手旁观。

  但是出于个人,他反而不愿意双方死战到底。

  最终,还是个人的意志,凌驾于了他的立场之上。

  随着命令下达,城里燃起了火焰。

  那些还在城里拖延时间的守卒和宗师们也迅速撤离。

  城外依旧有雾海人的大军,虽然相较而言不算太多,但也需要有差不多的力量限制住那些雾海人。

  守卒需要被全部用来保护民众撤离,至于宗师们,则负责镇守城门。

  强悍的个人武力或许很难大规模杀伤有生力量,但是守住一些地形狭小的地方,还是绰绰有余。

  好几万人的撤离,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随着城门大开,每一个人的心头都是悄然开始震动。

  那些嗷嗷直叫的雾海人就在前方,而大家要做的,就是突破他们的阵线。

  白季骑上一匹白马,一马当先冲在前方。

  趁着身后的追兵没到,宗师高手们先陪着白季出城冲杀,帮助白季稳住一大块地盘,方便摆开阵势。

  在这个夜间,没有人能够清晰地看清整个战场上的局面。

  只能听到密密麻麻的脚步变换声,以及刀剑与肉体的碰撞。

  萧红妆一行人站在一方小土坡上,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状况,却只能听到嘈杂的声音。

  “他们开始突围了!”

  “还有多久才能到!”

  “估计还有一个时辰。”

  “你们快去!别管我们,你们都去帮他们!”

  一时间,如同萧红妆副官一行人一样,无数驰援麟州城的武者知道了这里准备突围的打算,从四面八方赶来帮忙。

看过《你可能对我的剑有什么误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