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温元皇后传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第四百六十一章

  轻轻合上盖子,若幽看了一眼身后的素眉。

  素眉会意,带着人小心翼翼地将这盒子搬走。

  若幽这才转正了身子,面上嗪了一抹微笑,“女王的这份礼物本宫很是喜爱,劳烦公主向女王陛下转达本宫的谢意。”

  法兰西公主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皇后娘娘喜欢就好,也不枉费她们找寻了这么久的钻石、又向着整个欧洲大陆征调了上千名优秀的工匠历时数年打造出来的这么一套首饰。

  挨着法兰西公主而坐的西班牙、荷兰以及英格兰使臣的面色便不怎么好看了,如今正是西方海上霸主争夺的关键时刻,这一次他们跟着那几位大清的皇子前来为大清的皇后娘娘祝寿,也是存了想借着这个机会与大清更进一步的打算,若是他们这几个国家有谁能够得了大清的支持,想来成为新一任的“海上霸主”将会容易的多。

  可是任是他们打破了脑袋却也是没有想到,这法兰西女王竟然这么的狡猾,竟然从好几年之前便开始准备了,献上这一份重礼,博得了皇后娘娘的欢心,这不就意味着同大清皇室的距离又近了一步么?

  只是即便是其余三国的使臣再是不甘心,也只得面带微笑地献上了自己国家所准备的贺礼,然而有着那一套流光溢彩的首饰在前,他们的这些即便再贵重,却也终究是差了不少。

  众人各怀心思的献礼环节结束之后,便有着小妃嫔上前表演助兴,才不过几轮,坐在使臣一边儿的安香公主便起身对着上首的帝后盈盈一礼,“陛下、娘娘,安香特意准备了我国的舞蹈为皇后娘娘助兴。”

  “梓潼意下如何?”康熙微微侧了头,目光似是带了几分缱绻地看着若幽。

  若幽回以一笑,朗声道,“难得公主有心,如此便让本宫开开眼界吧,本宫久居京城,倒是还未曾看过朝鲜李国的舞蹈呢!”

  安香公主微微施了一礼,“还请皇后娘娘稍候片刻,请容安香去偏殿更衣。”

  若幽微微颔首。

  不过一刻钟,安香公主便回到了大殿,一起进殿的还有数十名身着朝鲜服饰的女子以及数名拿着朝鲜国特有乐器的乐师。

  轻缓而悠长的器乐之声响起,场中十数人翩翩起舞。

  带了浓郁朝鲜族气息的舞蹈,动中有静、柔中带刚,时缓时急,倒是与热烈奔放的蒙古舞、婉转多情的江南之舞俱不相同,也算是新颖独到,只是美则美矣,却是终究少了几分沉淀的古典韵味在其中。

  一舞毕,众舞女退场,安香公主这是略略平复了一下自己,方才对着康熙带了几分妩媚又带了几分柔美的一笑,“不知小女所舞可还入得了陛下之眼?”

  康熙抚掌而笑,“好些年朕倒是也曾看过朝鲜国之舞,却是不如公主这般飘逸,公主之舞甚美!”

  “陛下喜欢便好。”安香公主面带红晕,眨眨眼复又看了若幽,“皇后娘娘可是觉着小女之舞不好?怎的也未见着皇后娘娘对小女的舞蹈表示肯定?”

  若幽神色淡淡地看着安香公主,眼中的犀利之色一闪而过,“公主之舞................静中有动、动中有静,自是不错的。”

  “不错?”安香公主面上带了几分天真,“看来娘娘是觉着安香之舞尚有不足之处了?”

  说着安香公主对着若幽微微屈膝,“一早便听闻皇后娘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请皇后娘娘能够亲自指点安香一二。”

  安香公主此言一出,场内霎时寂静一片。

  原本面上带笑的一众皇后子女纷纷沉了脸,昭阳公主直直站起身,大喝一声,“放肆!尔不过是..................”

  “昭阳,坐下。”若幽打断了昭阳公主,声音平平淡淡却是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威严。

  昭阳公主狠狠瞪了一眼安香公主,一甩袖子,坐了回去。

  “公主之舞虽是不错,却终究只是虚有其表,得其形而少其神。”若幽清清冷冷地看着安香公主,“有些东西,不必本宫言说,亲眼所见,便会高下立判,在场众人皆是见证。”

  “皇后娘娘这是何意?”安香公主面上带了几分被下了面子的委屈,“安香也不过是听闻皇后娘娘乃是个中大家,想着向皇后娘娘请教请教,皇后娘娘若是不愿教授便直说,又何必如此羞辱安香!”

  “呵...................”僖妃轻笑,“要不说是蛮夷小国呢,皇后娘娘是何等身份,即便是本宫也未能窥得皇后娘娘水平之一二,皇后娘娘能够直言公主之过便已是给足了公主面子,公主又何必这般惺惺作态呢?”

  宜妃拨拨指甲,带了几分轻蔑,“僖妃所言甚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公主悟性不足,便该有自知之明。”

  “你...............”安香公主闻言泫然欲泣,指着僖妃与宜妃愤然道,“你们..................”

  康熙轻咳一声。

  瑾妃瞧了一眼若幽,方才轻轻柔柔道,“皇后娘娘之言并无羞辱公主之意,就是说话直了些,不同地方的舞蹈本就有所不同,各中韵味也是要细细揣摩才是,公主莫要在意便是。”

  “本宫一向秉公办事,公主既然如此不服气,本宫总要让公主服气才是。”若幽平和道,略略侧了头,“灵嫔,今儿个你便辛苦些,好好儿让这些外邦来的使臣们开开眼,也省的什么歪瓜裂枣地都敢称自己是大家了。”

  灵嫔听得若幽点到自己眼中闪过一抹惊诧,起身对着若幽福身,“是,臣妾这便去准备。”

  灵嫔准备的时间略长了些,中间便安排了一出大闹天宫,待得这折子戏热闹完了,灵嫔方才带着一众身着彩衣的女子鱼贯而入。

  霓裳羽衣舞,不论看过多少次,这样“只应天上有”、非人间所能的的绝美之舞,也仍旧让人沉迷陶醉。

  直至场中只剩了一身曳地华丽彩衣的灵嫔,殿内的众人方才回过神来,纷纷拍手叫好。

  宜妃看着对面儿坐着的安香公主,嗤笑一声,“想来这一回,公主殿下该知道皇后娘娘所言非虚了吧。”

  :。:

看过《温元皇后传》的书友还喜欢